虾说Sports:谈青训 改变日本乒球的智者宫崎义仁

发表于 2019-10-09 10:19

宫崎义仁接受兴旺体育专访 宫崎义仁接受兴旺体育专访

  2001年大阪世乒赛,日本男乒大败!

  日本男团战绩跌至历史最差的第13位,这让离开多年的前乒乓球国手宫崎义仁伤心不已,“所以我辞去了银行工作,开始担任男队主教练。” 那一年,他已经42岁。

  从此,宫崎义仁开启日本乒乓球的复兴之路——2001年起,狠抓12岁以下少儿选手的训练、2002年起选派岸川圣也、水谷隼等年轻球员前往德国外训并参加当地俱乐部联赛、2008年日本奥委会创建精英学院他担任负责人、广泛吸纳中国教练、2018年首次组建国家U7(5-7岁)集训队……如今的日本乒坛,不论是协会投入还是球员实力,都已经崛起成为可以挑战中国长城的实力所在。

  外界称这位日本乒协常务理事、强化本部部长为“日本乒坛教父”,在笔者看来如今60岁的宫崎义仁更是一位智者。这次在温州举办的第一届中日少儿乒乓球挑战赛现场,我们聊得最多的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日本青训体系。

  “比肩中国,日本乒乓球要从娃娃抓起”

  兴旺体育:首先很好奇,您当年辞去工作20多年的银行工作回归乒乓球的原因是什么?

  宫崎义仁:2001年大阪世锦赛上,日本大败,对我的打击挺大,比较伤心。回乒协之前,跟乒协的前辈们商量了很久,前辈们都很欢迎我回归,也希望我能够重振日本乒乓球,所以我辞去了银行的工作,担任起了男队主教练。

  兴旺体育:您提出“想要比肩中国,日本乒乓球的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这个理念是如何产生的?在实行之初,有没有受到阻力?

  宫崎义仁:当了主教练之后不光要抓成年选手,也要从娃娃抓起。从娃娃抓起是这样,以前日本的小朋友拿了冠军之后很难延续到长大之后。这是因为以前日本教小朋友的方法是,光教他们怎么发球、光教他们怎么打比赛,很少进行基础训练。我上任之后减少了那样的做法,而是着重在打基础,比如正反手、拉球的训练。

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组建U7国家集训队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组建U7国家集训队

  在教小朋友的时候我有一个理念,就是不规定任务。而是在一段时间内,让小朋友自己动脑去想,让他们发展自己的想象力。该做什么、该练什么都是让小朋友去思考、去付诸行动。并且集训时,晚上一定要有文化课的学习,这是我非常重视的。因为乒乓球跟跑步、游泳这样的(竞速类)项目不同,乒乓球是一边在动一边在用脑,跟下象棋一样。每一步都要想好下一步要怎么打,脑子好的孩子进步空间比较大。

  这套方法实行时基本上没有受到阻力,家长们也很赞成。现在乒乓球打的好的孩子,在学校的学习也是名列前茅。

  兴旺体育:在选材时,您比较看重孩子们的哪些素质?

  宫崎义仁:最看重手感,比如颠球好的选手。这些手感好的小朋友,有可能跑50米是最慢的,但手感好的孩子拿冠军的可能性比较大。评判小朋友的标准按照10分来算的话,乒乓球技术是6分、文化学习是3分,还有1分是与人交往时的礼仪。

  水平好的选手要培养,差的选手也不能不管。日本乒协是好的差的,都在一块训练。从文化、礼仪方面都进行培养的话,那么就算差的选手以后不打乒乓球了,出社会也是好的人才。这些选手出社会后,他们将从乒乓球学到的礼仪、本领反馈到社会,做一个让大家喜欢的人,这是我的目标。

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与宫崎义仁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与宫崎义仁

  尊敬中国,通过学习与中国拉近距离

  兴旺体育:请您介绍下日本每年青少年乒乓球比赛的次数和规模?

  宫崎义仁:全国性的比赛有三场,3月是单打和团体在一块,7月是单打赛,8月是团体赛。

  兴旺体育:日本乒协每年有多少经费投入在青少年身上?

  宫崎义仁:国家队的成员有合宿和海外比赛,全部加起来每年四千万日元(约264万人民币),还有一些国内的比赛跟国家队没有关系,全部加上的话可能有好几个亿的日币。

  兴旺体育:2008年日本奥委会(JOC)创立了精英学院,像平野美宇、张本智和都曾经是精英学院的学员。

  宫崎义仁:精英学院明年会召入松岛辉空,后年张本美和也会进队。只有全日本最好的选手才能够进入精英学院,进入之后学习和训练是同等重要的。

平野美宇、张本智和,以及石川佳纯平野美宇、张本智和,以及石川佳纯

  兴旺体育:日本选手里福原爱、石川佳纯都能说流利的中文,还有华裔的张本兄妹,以及多位中国教练……您如何看待中日两国,在乒乓球上的交流合作?

  宫崎义仁:目前有12位中国教练在精英学院、日本乒协执教,训练完之后还会让孩子们学习中文。虽然可能不会像福原爱说得那么好,但这也是学习中国文化的好机会。我非常尊敬中国,而且要想拿冠军中国也是我们的目标,所以希望通过学习跟中国拉近距离。

  我在生活作风方面的要求非常严谨,希望小球员要有礼貌,进入球馆之后要从小事开始,比如摆放好自己的球鞋。(他打开手机向笔者展示照片)前段时间我们去中国乒乓球队访问,看到选手们把鞋子摆放得非常整齐,就觉得原来自己现在教的东西,中国早就这么在做了,所以更加佩服。日本特别注重礼仪,没想到中国把礼仪放在了那么前面,所以也深受感动。

宫崎义仁展示中国乒乓球队摆放整齐的球鞋宫崎义仁展示中国乒乓球队摆放整齐的球鞋

  中日办赛宫崎“立马答应”,合作早谱佳话

  专访宫崎先生时,为笔者担任翻译的是曾经入选过中国乒乓球二队集训队的张一博(34岁),如今他的职务是“日本乒乓球协会国际部中国担当”。他可以说是见证了宫崎义仁应中国乒协刘国梁主席之邀,共同举办第一届中日少儿挑战赛的全过程。同时,2008年入选日本乒乓球国家队的他,还曾经是宫崎义仁的麾下弟子。在张一博看来:“他非常聪明,古板的意识非常少,是一位开明、想法超前的教练。”

  张一博回忆起宫崎执教国家男队时:“他比较主张我们自己思考,给我们几个时间,比如8分钟三个计划,可以是练全台,也可以练步伐。定完之后,让我们自己去想,然后他会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再指出来。”如此一来,那些习惯听从教练安排的队员会变得茫然无措,“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不知道要练什么的话,就会随波逐流,无法得到进步。他看中的是培养一个人的自我管理能力。”

  好在那时张一博已在日本留学六年,曾就读日本著名的青森山田高中(福原爱的母校)的他很快适应了宫崎义仁的教学模式。2010年世乒赛团体赛,包括张一博在内的日本男队斩获铜牌;同年的世界杯团体赛上,他以3-0战胜当时男单世界排名第一的马龙,“另一方面,宫崎先生比较注重身体训练。在我印象里,日本应该是最早带着体能教练一起参加国外公开赛的队伍。”

  在温州,笔者还了解到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但由于年代久远,就连宫崎本人都有些印象模糊。大概是在1988年首尔奥运会之前,他就已经与中国谱写合作佳话——在南昌举行的全国性比赛上,宫崎义仁向时任国家体委副主任、中国乒协主席的徐寅生提出参赛要求,并得到了同意。于是他与中国选手李建民组成跨国组合,还拿到了男双第三名的好成绩。

2018年9月,由日韩U15、U12乒乓球选手联合训练营,在韩国国家训练中心举行2018年9月,由日韩U15、U12乒乓球选手联合训练营,在韩国国家训练中心举行

  “他愿意从各个国家学习一些先进的东西,也把自己的也跟大家分享,然后大家共同进步。”所以在接到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邀约时,张一博记得宫崎先生的态度是:“他是立马答应的。刘主席也是行动力巨强,两个行动力巨强的在一块,很快就把事情促成了。”

  刘国梁看中的正是对手身上的独到之处。

  8月5日,在中国乒协召开的2019年第一届中日少儿乒乓球挑战赛新闻发布会上,他坦言中国原有的模式正面临着挑战和机遇。比如,中国乒协注册球员的年龄要求是在11岁以上,“在11岁以下还是有一些脱节和不到位的地方。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比赛,从7岁到12岁,让运动员年龄下沉,让更多的小孩、青少年能够接触、了解乒乓球。一个国家体育运动要强大,不光是要从青训开始,从青训开始可能已经晚了,要从少儿开始。”

  当时的发布会上,笔者也曾提问宫崎义仁,请他分享自己在青训上的心得体会。除了一直强调的讲究礼仪、重视学业、主动思考之外,他并不掩饰内心的鸿鹄之志。不过,也不仅仅局限于赛场:“之前跟刘主席聊天得知,现在中国的乒乓球人口是9千万,而日本的乒乓球人口是9百万。考虑到中国人口(超过)13亿,日本人口(接近)1.3亿,因为人口的差异,怎么都是战胜不了的。所以我们认为,日本虽然人少,但是可以通过精英教育的方式战胜中国,于是我们从2001年开始加强了对幼儿选手的训练。未来即使选手在乒乓球道路上走得不顺,也能通过乒乓球学到人生经验,从而过上幸福的人生。”

去年10月,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应邀观摩日本T联赛,左一为张一博去年10月,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应邀观摩日本T联赛,左一为张一博

  刘国梁也说:“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在未来体教结合的发展上,这一点是一致的。不仅能够拿奥运金牌,在形象上、学习上都要有好的发展,把训练、比赛、学习结合好。中国的少儿和青年队首先是学业为主,学业是第一位的,在这个基础上创造一个平台,同时增加团队意识和国家荣誉感。”

  于是,出于对两国青训的美好愿景,纵然是赛场上剑拔弩张的劲敌,也可以成为见贤思齐的盟友。

  刘国梁以这样的胸怀,看待中日两国在乒坛的对抗:“未来10年、甚至20年,中日青少年和成年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但比赛一定要有对手,尊重对手、有好的对手,才会对这项运动有好的发展。正是因为日本队的崛起,也带动了中国的进步,也是一种促进。他们一直在追赶,一直想超越。作为我们来说,一直想赢球,一直想领先,这是一个良性的竞争。不管是在最高层次的东京奥运会,还是青少年层次的比赛、交流,可以是全方位的,最主要的是大家共同进步。因为不管是乒乓球还是别的项目,开放始终是主题,要走国际化。”

  8月20日,为期三天的首届中日少儿乒乓球挑战赛落下帷幕。在7-8岁、9-10岁、11-12岁三个年龄段,男、女团体/单打和混合团体比赛中,中国队以8冠vs日本队的7冠。只是不知道,面对已经开始重视幼儿培训的中国乒协,智者宫崎义仁又将有怎样的对策?

张本美和收获11-12岁组女单冠军张本美和收获11-12岁组女单冠军

  对了,这两位正在改变中日乒乓球格局的掌舵者,冥冥之中还有一处“不谋而合”。当年,宫崎义仁辞去银行工作,执掌日本乒乓球男队时,他正值42岁;2018年12月,刘国梁被任命为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时,同样也是42岁。

  (何霞 发自温州)

声明:兴旺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